全新好主营业务收入总体持稳 净利润起伏较大
时间:2021-01-27 16:39:32  来源:投资时报  
1
听新闻

近年来,全新好主营业务收入总体平稳,但净利润却起伏较大,主要原因或在于该公司在除主营业务之外的各种探索并不顺利。

自2020年12月30日起,物业管理和房屋租赁公司深圳市全新好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全新好,000007.SZ)股价就走上了持续下跌通道,一连祭出9个跌停。其股价也从2020年12月29日的8.68元/股收盘价,一路下挫至截至2021年1月26日的3.1元/股,跌幅达64.29%。

随着股价异动而来的是全新好连发几封公告,坚称公司前期依法披露,没有未公开重大信息,且经营情况正常。该公司还称,其目前没有控股股东及实控人,同时也没有收到其他股东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事项或处于筹划阶段的重大事项。

如果说股价是市场对一家上市公司价值的直接反映,全新好的股价异动似乎也能从其经营状况中找到些答案。

自2018年来,该公司主营业务收入中,物业管理和房屋租赁业收入占比超过90%,毛利率接近70%,总体比较稳定。但每年净利润变化非常大,数据显示,2018年全新好净利润为-1.96亿元,2019年为0.22亿元,而2020年前三季度为-0.46亿元。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近年来,全新好主营业务收入总体平稳,但净利润却起伏较大,主要原因或在于该公司在除主营业务之外的各种探索并不顺利。

而在对交易所就股价异动的关注函的回复公告中,关于全新好目前20名股东是否与第一大股东汉富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汉富控股)或第二大股东深圳市博恒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博恒投资)是否有关联关系的问题,公司称没有收到汉富控股相关回复。

作为第一大股东,汉富控股却非全新好实际控制人,其中又有何情况?

全新好近一年股价走势图(元)

数据来源:Wind

投资不利

作为A股最早的上市公司之一,全新好早在1992年就登上了深圳交易所主板。在其29年历史中,原有的主营业务如商品贸易业(矿产品)、旅游饮食业已全面退出。

自2016年起,该公司保有的唯一一块不变的主营业务是物业管理和房屋租赁业。物业管理(含停车场经营)和房屋租赁业的主要经营区域位于深圳市最为繁华的金融商业区之一——华强北。

背靠深圳华强北,全新好近五年来来自物业租赁和管理主营业务收入变化不大。数据显示,2016年—2019年间,全新好在该领域的营业总收入分别为3128万元、3433万元、4037万元、4105万元,其占营业总收入的比重分别为80.49%、86.59%、95.11%以及97.70%,毛利率分别为60.24%、64.15%、67.80%以及67.92%。

整体而言,该公司在主营业务方面比较稳定,但似乎也没有多少突破的空间。同时,值得关注的是,全新好并不能保证公司的净利润。据年报数据显示,2016年—2019年间,全新好净利润指标起伏巨大,分别为0.82亿元、80万元、-1.96亿元以及0.22亿元。而其最新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该公司净利润为-0.46亿元。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全新好2018年净利润巨幅下滑,主要系计提涉及谢楚安、吴海萌、王坚等人的4起诉讼、仲裁案件的判决或裁决所致的赔付,具体赔付金额共计1.49亿元,以及公司证券投资亏损所导致的0.25亿元的投资损失,引起的公允价值变动损益。

2018年,另一计提的资产减值的损失来自全新好持股6.8%的海南港澳资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海南港澳资讯)。据年报披露,海南港澳资讯因为市场环境变换的原因,终止推进重组,计提资产减值损失3042万元。

2019年,全新好继续在长期股权投资领域进发,其通过子公司深圳德福联合金融控股有限公司(深圳德福)投资了上海拉夏贝尔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拉夏贝尔)。据拉夏贝尔2019年报披露,深圳德福持有其362.13万股,成为了拉夏贝尔第六大股东。

同时深圳德福在2020年第一季度,又大手笔增持1000多万股。截至2020年第一季度末,其持有拉夏贝尔1427.66万股,占总股本的比例为2.61%。而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末,仍持有拉夏贝尔734万股,是拉夏贝尔的第四大股东。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整个2020年度拉夏贝尔股价暴跌74.39%,2019年年末入场的全新好因此损失惨重。据财报披露,全新好前三季度亏损4500多万元,其中重仓*ST拉夏亏近5200万元。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全新好的另一财务风险来自于对外担保。据2020年年度中期报告披露,其对外担保的总金额是7.74亿元,净资产为1.82亿,担保金额占净资产比例为425.27%。

全新好近五年利润表摘要(单位:万元)

数据来源:Wind

控制权之争

2021年1月9日,深交所针对全新好股价异动情况,向该公司下达了关注函。关注函中重点提到了公司大股东的近期举措,以及公司的前20名股东中是否与公司的董事、监事和高管,或公司第一大股东汉富控股及第二大股东博恒投资存在关联关系。

全新好在回复函中称,经过书面函询,关于股东举措以及关联关系的问题,公司未收到汉富控股的相关回复。为何会出现大股东未回复上市公司董事会消息的情况?

《投资时报》研究员发现,全新好董事会针对其大股东汉富控股的承诺履行的情况,在2020年11月发了一封承诺履行的进展公告。在该公告中,全新好直指汉富控股违背承诺。而这,并不是该公司与汉富控股的第一次“冲突”。

2018年5月,汉富控股通过协议方式,受让了时任公司第一大股东北京泓钧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泓钧资产)所持有的全新好的4685.85万股。在双方最终签署的《股份转让协议》中,汉富控股承诺,将以其付给泓钧资产的尾款1.59亿元为限,补偿全新好因与吴海萌及谢楚安等四项诉讼、仲裁案件所受到得直接经济损失。

全新好董事会也于2019年4月30日将汉富控股承诺的1.59亿股权转让尾款的安排,以承诺函的形式披露。2020年10月31日,前述公司涉及的诉讼及仲裁案以和解结案,和解金额为1.6亿元。

而后期,汉富控股并未按承诺支付和解金额,而是出了一份补充协议,协议中称将1.59亿元尾款直接转给前股东泓钧资产。

这也是全新好公告称汉富控股违背承诺的由来。据此,深圳证监局下发了一封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同时深交所也发了一封监管函给汉富控股,责令其依法披露、继续履行承诺。

通常来讲,股份转让协议生效,汉富控股成为第一大股东后,其实控人韩学渊也大概率会成为全新好的实控人。

可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2019年10月,全新好第二大股东博恒投资就联合其他股东陈卓婷、李强、陆尔东、林昌珍、陈军、刘红签订了《一致行动协议书》,其合计持有公司股份22.08%,超过汉富控股持有的21.65%。

据公告,汉富控股委派的董事长黄立海2019年11月初已经辞职,董事长实质上空缺,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上市公司的正常经营。对全新好失去实际控制权的汉富控股实控人韩学渊也尝试委派新的代理人,交接工作却迟迟不能落实。

博恒投资领头的一致行动人顺势在接下来11月底的2019年第五次股东大会上,一举推动了免去前实控人韩学渊的董事职务的提案通过,并选举了黄国铭为新任董事长。至此,全新好的实际控制人变为公司现任董事长,黄国铭。

而2019年的汉富控股内部也不太平,其下属企业暴雷,涉嫌非法集资,已被立案查处。资金紧张的汉富控股,能否按协议履行承诺,也还是未知数。(殷玉佳)